中国经济网

李苦禪中國畫理論析要

2019年09月20日 08:42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8年11月以來,在中共山東省委宣傳部、山東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的指導和大力支持下,山東省美術家協會聯合多家單位有序開展了“紀念李苦禪誕辰120周年”系列活動。從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法古禪心——紀念李苦禪誕辰120周年藝術展”,到《百年苦禪·李苦禪繪畫藝術研究》論文集首發式及研討會的舉辦,系列活動一以貫之地以“紀念李苦禪、研究李苦禪”為宗旨,學習苦老繼承傳統的藝術精髓,挖掘苦老藝術創新的當代價值。本版特刊發兩篇李苦禪研究活動的后續成果,文章對李苦禪大寫意精神進行了更深入的當代詮釋。

中国经济网  2018年,山東省美協還舉辦了張朋、岳祥書先生的紀念活動。根據山東省文聯的統一部署,山東省美協還將在重要歷史節點繼續舉辦郭味蕖、于希寧、黑伯龍等美術大家的系列紀念活動。展現老先生們在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的突出成就以及在山東美術史上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并由此更好地梳理齊魯文脈、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李苦禪是近現代史中一位很獨特的畫家,他早年曾跟隨徐悲鴻學習西畫,后又拜師齊白石,在自己的大寫意花鳥畫藝術世界中,延續輸入了新的筆墨樣式,在畫史上卓然獨立。本文借助李苦禪述、李燕和郝之輝著《李苦禪講寫意畫》,劉曦林主編《李苦禪紀念文集》,李燕著《苦禪宗師藝緣錄》,及散見于其書畫作品中的題跋等文獻,通過對他的“人格”與“畫格”論、“文明自尊”論、“先畫速寫”論、“大巧若拙”論、“有意無意之間”論等有關大寫意理論的考察,闡釋其對傳統畫論的繼承與發展,并進一步探討其畫論的開拓性價值。

  “人格”與“畫格”論

中国经济网  李苦禪有關中國畫的理論,首先應是對人格與畫格關系的理論闡釋。在他看來,一個畫家“必先有人品而后才有畫品,因為藝術是作者人品、思想、性情的自然流露,甚至是無意中的流露。一切虛偽、卑劣的心術,庸俗的思想,皆與真善美的藝術格格不入。在藝術之外過于精明者,其畫總不免有浮華、淺薄、拘謹、凝滯與嘩眾取寵之氣息,這是內在氣質使然”。他有一幅書法作品,上書:“必先有人格方有畫格,人無畫格下筆無方。”此外,他在電影文學劇本《徐青藤》前言中亦有過類似的表述:“藝術——繪畫,乃作者心靈之體現。故必先有人格方有畫格;人無畫格下筆無方,人無品格行之不遠。”

中国经济网  在畫史中,畫格一直作為品評標準存在。就李苦禪的此番論斷,其中所提到的人格與畫格的關系,已經從以“品”為標準的評判,上升到以“格調”為標準的文人畫品評范疇。正如其在85歲時所書“世事能成多俱癖,人非有格不堪貧”,它是強調畫的格調高逸,是畫家思想的體現。作為直接把畫格與人格并列論述的畫家,李苦禪的見解是獨特的。

  “文明自尊”論

中国经济网  “文明自尊心”是李苦禪提出的有關畫家修養與文化自尊的理論,他認為:“中國文明最高者尚不在畫。畫之上有書法,書法之上有詩詞,詩詞之上有音樂,音樂之上有中國先圣的哲理,那是老莊、禪、《易》、儒。故倘欲畫高,當有以上四重之修養才能高。了無中國文明自尊心者與此無緣,勿與論者!” 此外,李苦禪在1962年書寫有“中國畫駕于世界之表,而不識者見之寒心吐舌,傷哉”的手跡。

  由此可以看出他所強調的兩方面內涵:一是中國文明自尊心的重要性。這顯示出苦禪先生在文化自覺基礎上的自信;其二是中國文明的各藝術門類皆有價值,畫家必須因循之。這既體現了“形而下”的層面的技巧修為,更是“形而上”的素養層面的體現。

中国经济网  李苦禪的此番理論,充滿了對傳統文化的自信,其所言的“文明自尊心”,是建立在民族智慧基礎之上的,畫家創作所依托的書法、音樂等藝術門類所承載的民族精神,是民族自尊心、自信心的依托,更是畫家必須遵循的最高法則。

中国经济网  在畫家修養方面,李苦禪認為:“作畫入手全靠有形跡可尋的法度(意在其中)進步,這是‘形而下’的功夫;再往后發展就要靠‘悟性’了,這就是藝術思想的功夫,需要多方面的知識修養,涉及美學、哲學,這階段就是‘形而上’的功夫。”這些論斷,與清代松年所講的“多讀古人畫,如詩文多讀名大家之作,融貫我胸,其文暗有神助;畫境正復相似,腹中成稿富庶,臨局亦暗有神助,筆墨交關,有不期然而然之妙,所謂暗合孫吳兵法也”的說法一樣,都是在強調個人修養的重要性。

  “先畫速寫”論

中国经济网  在大寫意創作問題上,李苦禪有個著意強調的問題,就是要把速寫作為中國畫創作素材積累的手段,并作為寫生的基礎來展開論述。他曾言:“多畫速寫,別間斷速寫。我早年是學西畫的,從徐悲鴻炭畫課和西畫系人體畫課中打下了寫生的基本功底子,以后學國畫時便容易從寫生入手,并且非常得力于速寫。不過,速寫絕不是目的,有不少人在速寫上很有功力,卻一輩子也畫不到宣紙上去。為了留住速寫感受,我往往在速寫回來之后立即進行筆墨練習,在宣紙上反復琢磨,久而久之,就能用筆墨深入地表現自己的速寫體會。”

中国经济网  在他看來,速寫作為中國畫積累素材,是強化基本功訓練的手段。此觀點是他建立在早年西化教育背景下的看法,顯然是受了其師徐悲鴻先生“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理論的影響。

  對于畫速寫的方法,他認為:“畫之初要注意物性,畫到一定高度就要靈活變通。”可見,在李苦禪看來,對于物性的理解和把握是其提倡寫生的首要目的。同時,在李苦禪的眼中,“繪畫要重視‘外師造化’。造化——大自然、生活,本是藝術的不盡之源”。但是,李苦禪還強調:“不要單純地畫速寫,要多看多體會再畫。別傻畫,有時要觀察對象許久才動筆去畫,這樣畫的東西才是活的,生動的,而不是博物圖上的。”

  通過李苦禪以上的表述,我們可以看出,其所強調的寫生,是傳統畫論中“師造化”的過程延伸,也是一種內心對自然萬物整體把控基礎上的有序梳理,其目的是期待自己在作品上能夠“得心源”,進而創作出象外之象,境外之境的基礎,是寫意情懷得以表達的過程。

  “大巧若拙”論

中国经济网  李苦禪對于大寫意花鳥創作有著獨特的看法,他提出“先巧后拙謂之大拙,先拙后巧謂之大巧,大巧大拙相差無幾,此中微差者便分清與濁耳”的理念。他認為:“大寫意不求小巧而求大巧,大巧若拙。”可見,李苦禪在把繪畫的最高規范界定成“大巧若拙”,這是在強調本質與現象、內容與形式間的辯證關系。對于大寫意的最終呈現,他曾經講:“清秀其中,渾拙其外。謹嚴其內,寬舒其表。大處著思,細部描俏。色濃墨飽,不事干渴。若得精微,守此規條。平氣靜思,落筆準、狠、穩,舒展豐潤。腦無古今人,自然雄奇新。常以小作大,便是陳出新。不使成定規,自無膠柱琴。”在畫面布局上,他還講:“畫上要敢于有大疏大密,但密處也要透氣,疏處仍不可太空。矛盾造成了,方談得上構圖的氣勢。”

  可見,李苦禪“大巧若拙”的理論,強調了畫家在創作的過程中要善于感悟素材,并在自己腦海提煉后再落實到筆墨中的過程。這是因為畫家只有反復提煉自然之美,做到胸有成竹,才能通過對物象的表現展現自然萬物的神韻。

  “有意無意之間”論

  作為齊白石的弟子,李苦禪繼承了齊氏“似與不似之間”的理論,提出了“有意無意之間”的見解。他曾講:“在大自然中要注重培養豐富的形象感,以便在繪畫中有意無意地‘移花接木’,綜合創造。如在畫濃墨荷葉時加進了煙云浩渺的感覺,則可以在荷之外別有一番‘墨瀋猶濕的生機’,而這種畫外之妙常是不自覺而出的,若一味刻意求之,則‘形跡盡露,氣滯神凝,絕無氣韻可言’。過分強調任何技巧之妙就必流入耍弄技術而脫離內容的邪路之中,這是‘偏執見’的結果。因此,掌握這‘有意無意之間’方入妙境。”在這里,李苦禪先生所言的“有意無意之間”,是在講藝術構思與創作間主觀意識對創作目的性與機緣性間的巧妙結合問題。此間的“有意”是指在藝術創作中畫家本身在主觀世界中可以把控的部分,更是畫家在藝術創作前期有目的性的構思過程,也就是前人所言“意在筆先”的過程。

中国经济网  總的來看,雖然李苦禪沒有理論體現完備的鴻篇巨制,但從以上散見于其親屬及弟子所整理的紀念文集及談藝錄,亦可解讀出其大寫意理的獨特處,也正因為其在理論上的“述而不作”,這就更需要我們后來者知其人、讀其畫、研其論,并從中發掘出其在大寫意花鳥畫理論方面的獨特貢獻,并在今天的創作和當下的美術史研究中,開辟出新的視域。

中国经济网  (作者褚慶立,系濟南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青年美術評論家 )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中国经济网(責任編輯: 李冬陽 )

李苦禪中國畫理論析要

2019-09-20 08:42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