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公募主動做減法 基金經理"一拖多"頑疾有望根除

2019年09月20日 07:15   來源:中國證券報   
[]
[字號 ]
[打印本稿]

中国经济网  自今年7月以來,基金經理的“一拖多”現象持續受到關注。數據顯示,目前管理基金數量在5只以上(含,下同)的基金經理有578位,占比達到28.1%。但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日跟蹤發現,隨著監管規范,目前有公募基金已在基金經理數量上“做減法”。分析人士指出,基金公司可根據“互補”策略匹配基金經理風格與產品,加上監管持續規范引導,未來“一拖多”現象有望得以根除。

  “一拖多”明顯影響業績

中国经济网  所謂“一拖多”,是指一位基金經理同時管理多只產品(一般也包括一只產品由多位基金經理共同管理),由此引發的“風格混亂”和“掛名”等現象。

中国经济网  諾亞正行公募研究中心研究經理李懿哲對記者指出,“一拖多”現象一直存在,但頻繁出現并引發市場關注大約是在2014年之后。“近年來,基金公司大力布局產品線(尤其是不需過多投入人力的被動產品),但由于基金數量擴充與基金經理儲備之間存在矛盾,‘一拖多’逐漸成為常態。”

  “近年來市場行情低迷,新發基金規模相對較小,若單個基金經理管理的產品太少,其管理規模上不去,創造的管理費也相對有限。同時,基金公司為吸引增量資金,也會讓明星基金經理掛名新基,就造成了‘一拖多’現象。”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記者指出,基金經理個人精力畢竟有限,過度的“一拖多”會導致產品風格混亂。“一個基金經理若同時管理大盤、小盤、成長、價值等類型基金,業績往往會有較大差異。”李懿哲則進一步指出,基金經理“純掛名”會影響基金評價精度,投資者和基金評價人員難以評價基金好壞;若同時管理多只產品,則會因精力分散影響業績。

中国经济网  Wind數據顯示,截至9月19日,公募行業有2057位基金經理和5020只基金,平均每人管理2.44只基金。但實際上,2057位基金經理中有578位管理的基金數量在5只以上,占比達28.1%。其中,管理數量在10只、15只、20只以上的基金經理數量,分別為132位、33位、13位,管理數量最多的達到了27只。

  以華南某公募的權益基金經理佳燕(化名)為例,目前她管理的基金數量超過20只。記者發現,其管理的基金任期最差回報和最好回報分別為-4%和104%,差距達到108%。其中,她管理的兩只靈活配置基金A和基金B均成立于2015年,股票投資范圍均為0-95%。從成立至今的業績來看,截至9月19日,基金A成立以來回報達到70%,而基金B的回報則不足35%。

  公募已在“做減法”

  據記者了解,今年7月底,監管部門出臺相關規定,要求基金公司的擬任基金經理與督察長承諾產品不存在“掛名”行為。另據稱,近期監管層即將對基金經理的管理數量提出要求(下稱“要求”),主動產品型和被動產品型基金經理最多管理的基金數量,分別不超過10只和15只。

中国经济网  記者近日從多家公募處獲悉,目前各家公司還沒收到具體的數量要求,但已朝著監管的引導在“做減法”。其中,滬上某公募內部人士對記者直言:“(做減法)可從近期的基金經理變更中看出端倪。”

  以記者追蹤統計的深圳四家公募為例(下稱“A公募”“B公募”“C公募”“D公募”),從8月15日至9月19日,四家公募共發生12起基金經理離任事件(A公募6起,B公募3起,C公募2起,D公募1起)。其中,根據公告,A公募的6起離任,分別有4起為“二去一”(即某只產品由兩位基金經理去掉一位,下同)、1起為“四去一”、1起為“三去一”;B公募的3起離任,分別有2起為“二去一”,1起為“三去一”;公募C的2起離任均為“二去一”;公募D的1起離任為“三去二”。

  “近期公司的基金經理離任,主要是為配合監管解決‘一拖多’問題,接下來預計還會有一些這類變動。”A公募內部人士李宏(化名)對記者透露到,一只基金由若干個基金經理共同管理還是很普遍的,但當前各家公司應該已在著手自查,并進行相應調整了。只是,李宏和公募D等多家公募均對記者反饋,表示目前還沒有接到“要求”所說的規定。

  按投資策略安排管理人

  李懿哲直言:“在監管出手規范后,‘一拖多’雖得到改善,但依然無法杜絕。所以,明確約束的制度非常重要,只有對管理數量進行明確約束,才能真正做到有效規范。”

  “‘一拖多’現象的根除,除了寄望于市場行情好轉外,基金公司本身也要做出自律約束。”楊德龍指出,雖然監管對基金經理的管理數量還沒明確規定,但基金公司應出于基金經理的能力范圍考慮,對管理的產品數量進行約束。同時,盡量讓基金經理風格與產品定位相匹配。“如果基金經理旗下的產品風格五花八門,確實很難說服投資者。”

  在具體解決措施上,業內目前提出了“策略互補”思路。

  “離任某只基金后,這些基金經理還會管理其他產品。能者可以多勞,不超出能力范圍即可。”李宏說。同時,華南某券商分析人士對記者指出,基金經理共同管理單只產品,如果存在策略互補則有其合理性,例如兩名基金經理在宏觀趨勢與個股擇時方面各有擅長。

  “一只基金若需多個基金經理共同管理,合理的做法是按照基金投資策略來安排,與基金規模等因素關系不大。”深圳某大型公募內部人士對記者舉例說到,該公司一只基金目前最多有3位基金經理共同管理。比如,若基金產品包含“新股申購策略+固收策略+權益投資策略”的,則每個策略配置1位基金經理,一般的股債混合基金則是權益和固收基金經理各配1位,純固收或純權益的基金則只配1位基金經理。

  實際上,如李懿哲所說,基金公司的核心動力是做大基金規模,基金數量過多(尤其是迷你基金)反而在成本端不劃算。但銀行渠道熱衷銷售新基金,基金公司的營銷策略要與之配合。隨著第三方平臺崛起,基金渠道態勢已在發生改變,未來基金公司完全可以通過做好業績吸引增量資金申購存量產品做大規模。

(責任編輯:孫丹)